http://www.beimatou.com

万仞加身不改之志

万仞加身不改之志

回望历史长河,伴随王朝更迭,江山易主。 宏伟历史并行铺展,百态人生尽收眼底。似乎一切事物都在重复中不重复,又在不重复中重复。然人生百年有数,长河滚滚无尽,转眼轮回之间,一切又尽归粒粒尘埃。这不禁让我感受到了一丝历史的苍茫感。

“往事越千年,白浪滔天”, 古往今来,三皇五帝始,尧舜禹相传,多少记忆由此而生,多少人物由此而来!共工氏触倒不周山,势穷力竭;后羿射落扶桑日,弓尽矢空;女娲炼石补青天,无限功德;精卫含泥填东海,几多枉死

孔门七十二贤,岂道贤贤易色?汉台二十八将,未必将将封侯。秦皇筑万里长城,拦不住西河之巨鹿,孙皓铸千层铁索,锁不住南下之楼船。李陵空守望乡台,魂消沙漠;屈原枉死汨罗江,尸葬江湖。玉楼箫史,长生谁见?始皇武帝,不死何归?七十二战之项羽,勇如猛虎,自刎乌江。三千食客之孟尝,志似飞鸿,难得朱履。无限王侯将相,几多富贵英雄,生若浮云,死如流水,争名夺利,画饼谈梅。

然问青史,唯帝王之名!是否过于讽刺。三皇五帝之茫茫,四生六道之滚滚。是否过于虚幻!所见皆为帝王将相之家谱,是否真的有意义!

有人曾问,遍读史书,如你所见,千年之下,可有一人:不为家财万贯,不为裂土封侯,不为出将入相,甚至不为青史留名。唯以天下、以国家、以百姓为任,甘受屈辱,甘受折磨,视死如归。

答:曾有一人,不求钱财,不求富贵,不求青史留名,有慨然雄浑之气,万仞加身不改之志。

其实“天地有正气,杂然附流形”在齐太史简,在晋董狐笔。在秦张良椎,在汉苏武节。千年之下,终究不朽。

我想“养浩然正气,法古今完人”此乃意义所在,“太上有立德,其次有立功,其次有立言,虽久不废”虽做不到立功,但希望立言于世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
相关文章阅读